24 °C Taipei, TW
2020-09-26

物件就是訊息—Amane Murakami|cacao 可口雜誌

器物一向是人們最具使用者性格的內在性(endogenous)存在。我們或許對外在世界,我們少有控制的力量。但家中之「物」則給予我們高度的自主權,構成獨特的符號體系,也形塑所有者的自我。家中的器具,是文化形構的結果,也反過來塑形社會行動。日本跨界藝術家村上周(Amane Murakami),擅長重構我們視覺所見、習以為常的生活物品,以藝術設計的力量,解放生活的僵固意義。

2006年他在東京創辦品牌「Amabro」,試圖重新「翻譯」商品,結合有田燒(日本歷史上最早的瓷器,造型以青花瓷的鈷藍、紅色為主,再搭配綠、黃、深藍等顏色的彩繪、染錦。)村上周以現代的觀點來豐富傳統的瓷器生產。藉由跨界的合作、展覽與商品流動,他試圖告訴我們:生活可以不用這麼無趣,感知的邊界需要不斷地外推拓展,生活中那些物件的時間與空間因此重新交錯、重新定位。

碗櫥裡的杯碗,應該也可以是一幅美麗的抽象風景圖,承載着不同城市的旅行記憶。盤子為何不能是女孩綺麗幻想的氣球,堆砌着一切難以名狀的情緒與悸動。物件的故事與符號意義,應該是向外開展,而非封閉的使用意義。

村上周燒製陶器也「淘氣」,他偷渡著過去生命經驗中的美學訓練,把古典音樂、茶道、古董物品以及旅行印象融入創作之中,將個人的歷史,烙印於物件與傢俱之上。他的陶釉作品色彩豐富但卻復古,有些甚至將物品重新複製,但是使用功能卻完全不同。這些物帶著不同的符號與我們一同生活,我們使用,我們清理,我們丟棄也同時改變這些物件,增加些什麼、減去些什麼,連續性地建構著生活。當然,彼此相互形構的過程也是。物與人們的生活不是界線,而應也是相互參與的行動過程。

東京給了他最大的文化碰撞,這裡是一個節點,不斷向外接合。城市裡的拼貼景觀,是他創作的動力。或許,東京是個迷失之地,一切的文化意義在這裡重組、交疊而後擴散、離去。東京究竟應該是什麼?難以回答,不如離開東京,才能些微洞悉。如他所說,亞洲各國的文化流通(台灣、香港、中國、新加坡、韓國)正在凝聚一股超越的力量,唯有看見彼此的不同,才能更了解自己。

原文刊於cacao Vol.07《東京/異境迷走》
  • Via: Text:Bruce Chao Photo providers:Amane Murakami
  • Tags: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