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造思考的時間及空間,便是激進的姿態:瑪莉娜.阿布拉莫維奇之後的行為藝術|cacao 可口

儘管瑪莉娜·阿布拉莫維奇(Marina Abramović)被稱為行為藝術之母,但行為藝術並非因阿布拉莫維奇而起,也不會在她逐漸淡出表演現場後終結。行為藝術的定義及型態仍在持續變化,對精神、身體韌性的試煉仍是主流,但同時也更加謹慎,似乎不再那麼積極地要求觀眾行動及參與,而是以喚起反思為藝術實踐的目的。

然而,在這分秒必爭,忙碌的社會,僅僅停下、慢下,思索意義,已是激進的姿態。

Yiannis Pappas

Photo via CNN

雅尼斯.帕帕斯(Yiannis Pappas)具備視覺和表演藝術家雙重身分,曾在雅典美術學院和柏林藝術大學學習雕塑及攝影。帕帕斯以干預為手段,藝術實踐包括表演、裝置、錄像、攝影,主要關注空間與人的關係。

其作品《The Key》(2023)是一場安靜的抵抗,為反映希臘移民危機而構思。帕帕斯將自己囚禁在分成六個區域的長方盒子,他可以憑手中的鑰匙突破前幾扇門,然而,最後一扇門卻需要他手中的鑰匙從外打開。

在《The Key》的裝置底部,設有一處手腕可通過的洞。觀眾可遞水或食物給藝術家,但他們必須自己意會——在藝術家被困在最後一區時,從帕帕斯手中接過鑰匙將他釋放。《The Key》既涉及難民逃離人禍的執著,也提示他們不自覺間陷入的精神囹圄。觀眾如何知道要從藝術家手中取得鑰匙?這是《The Key》最值得玩味之處,是基於道德義務,還是跳脫框架的想像力?帕帕斯藉此邀請觀眾參與到作品中。

Paul Setúbal

Photo via Art Plugged

保羅.塞圖巴爾(Paul Setúbal),巴西藝術家,在學期間取得視覺藝術學位,但身體才是他在創作中主要探索的維度。他的藝術實踐包括雕塑、裝置、繪畫、錄像、攝影、表演,探討當代社會中的身體,以及社會對於身體的權力、控制、濫用。衝突是塞圖巴爾作品中的重要元素,他的表演仍包含對個人身體極限的測試,那也是轉換權力關係的必要手段。

在作品《Because the knees bend》(2018–2023),塞圖巴爾打扮成鎮暴警察的模樣,手持橡皮警棍猛擊純白牆壁,以此反映失控的公權力所造成的影響。儘管將各地正在上演的暴力,呈現為白盒子中的感官體驗的作法,為塞圖巴爾引來批評;不過,通過身體表演,將衝突同時作為有形實體、象徵符號進行審視,《Because the knees bend》觸及了權力的複雜動態,並以緊繃的現場壓迫感,確保人們目睹、感受到世界上的不義。

Carlos Martiel

Photo via Carlos Martiel.net

卡洛斯.馬蒂爾(Carlos Martiel),生於古巴,主要在紐約工作及生活。馬蒂爾的作品與痛苦、暴力、悲傷、流亡密不可分,因為那就是古巴——這個飽受殖民歷史和強權壓迫的國度所經歷的一切,馬蒂爾做的只是將自己的身體變為畫布。

通過儀式性的表演,馬蒂爾駕馭痛苦,展開對歷史的分析,提出關於種族、身份、殖民主義和性別的對話。馬蒂爾以令人難以直視的視覺隱喻,引導觀眾深入語言無法表達的歷史及被壓迫者的經歷,他們的家園被列強掠奪,人格則被系統性暴力奴役。其近作《Nobody》(2023),藝術家將自己綑綁在旗桿上,英國國旗則在他的身後高高飄揚。面對一個不時將殖民比作文明進程的世界,他的作品雖沉默卻雄辯滔滔。

Aleksander Timotic

Photo via Art Plugged

亞歷山大·蒂莫西(Aleksander Timotic)生於塞爾維亞,是一位歌劇假聲歌者,擁有相當於女低音、女中音的音域,同時,他還是個行為藝術家。表演和歌劇是兩個截然不同的藝術方向。表演沒有「出錯」的問題,因為它僅僅發生於瞬間、現場,在塵埃落定前,沒有人知道會發生什麼事。相對地,歌劇則是嚴格的任務,藝術家所能作的,只有設法在作曲家和導演的要求中,留下個人化的詮釋。

當兩者結合,當蒂莫西將歌劇舞台變成遊樂場時,他便給歌劇迷帶去他們所不熟悉的事物,同時也展示歌劇包容其他流派的能力。作品《Are you hungry?》 ,蒂莫西在觀眾面前削馬鈴薯,不時吟唱故鄉塞爾維亞的民歌。正如世界上任何地方一般,歌曲之於當地人是種情感宣洩,愛情更需要音樂的滋養來表達。在表演期間,蒂莫西每天削六小時馬鈴薯,藉此表現愛情的荒謬,以及人們有多難以單純的言語表達自己的情感。

Paula Garcia

Photo via Paula Garcia.net

保拉.加西亞(Paula Garcia),巴西藝術家暨策展人,早年曾以職業演員為目標,直到接觸到瑪麗娜.阿布拉莫維奇、小野洋子、白南準、約翰·凱奇等人的作品,決定轉向藝術表演。自2010年啟,加西亞跨足策展,以實驗性的姿態創造美學話語的迫切性,對各種存在於日常生活,以及政治、社會、文化體系的問題進行思考。

加西亞由主體性出發,試圖創造難以控制、包裝、銷售的現象,從而在消費社會中創造可逆性,揭示權力的內部結構。作品《Noise Body》使用磁鐵作為一種外在表徵,討論塑造身體、情感、身份、「真理」的無形主觀力量,藉此覆寫一般對人類經驗的傳統理解,藝術家以展示被分解和破碎的身體為目標,呈現身體作為一種物質,其中銘刻著衝突的形式。

▌整理報導:康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