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C Taipei, TW
2020-11-01

耳畔翁鳴的境界 ‒Shingo Inao|cacao 可口雜誌

「 對於任何一切事物,先接受而非先拒絕。」挑戰這種刻板認知,這是日本聲音藝術家 Shingo Inao 在世界移動之間,在異鄉柏林創作時的感觸。他試圖聲音開發、空間實驗與觀念嘗試的作品進入他的創作想像,從沉默寂靜到聲音的開始與變化,迴盪著虛與實的音頻衝擊著聽者的感受。這刻,「聲音」進入一個象徵的境界,他用極其精確和敏感地使用「聲音」。

「沉悶往往是美的一種裝飾」在聲音藝術家Shingo Inao的創作裡,我們常常感受這種「無聲勝有聲」的美感,我想不一定所有的人都會認同,因為,在聲音的開始 與結束之間,有著很大的空間吸引著聽者,摸索下一個音符的形樣,或許是哀傷的、半透明的,像幽黑的沼澤前進,看的見而聽不到的人比聽的到而看不見的人更不安。Shingo Inao創作中常使用「停頓」這種暫時無聲的藝術創作,讓我們在戒備中向遙遠的音頻投降,墮落到這種放任中甚至讓人感到某種快感。在聲音藝術中大眾成為他的一部分,更接近於把形象深入音符之中, 而非精心修飾它。

Shingo Inao帶有哲學思考進行他的聲音藝術,在實踐夢想的道路上遇到的掙扎和痛苦只為了獲得「心神安寧 ( Ataraxia )」( 現意指精神上的平和、冷靜。起源於西 元前三世紀的古希臘,當時的極端懷疑主義哲學家Pyrrho提出一個觀點,認為所有的知識和理論都是無法成立的、不可相信,因為從根本上說,所有的認知都取決 於人的判斷。)那並非享樂主義,而是一種摒棄內心一切混亂後,精神上達到完美平衡的狀態。

“Steps”

對於聲音我們很想去想像,Shingo Inao開發聲音潛在的想像力,自製的「Tosoo」為手製樂器,音感近似吉他與大提琴的弦和共鳴,加入實驗性的音箱與科技之間的共鳴感。 在音樂會或展覽上,利用各種新型態的藝術跨界,如:劇場、影像裝置等等。近距離與聽者做虛實互動;或是,用自己的肢體在移動與揮舞間牽扯著發聲器,產生的微波電子音符, 創作出一種新聲音風格。許多極為細緻、拉扯的聲音在耳邊繚繞卻碰觸不到實體,這種距離感都是音頻不同所形成的效 果。不論是古典音律或前衛浪潮,在Shingo Inao想像中都成為點點聲音顆粒,他希望在一個空間內,可以串連這些點點音符,讓音樂家、創作者及所有聆聽者都能 因為「聲音」擴大思考更多生命的想像。

原文刊於cacao Vol.02《柏林/轉變.移動》
  • Via: Text / Sin Sin Kuo Photo Provider / Shingo Inao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