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C Taipei, TW
2020-09-23

在跳蚤市場尋找靈感,在典雅中暗藏荒謬|cacao 可口雜誌

紐約,一個資本主義社會的典型,現代大眾流行文化的中心,集一切符號絢爛與流行慾望的都市。同時也是速食文化的發源、造就消費文化的過剩,許多商品曇花一現,終究逃不過被丟棄的命運。這些被拋棄的商品所隱喻的無用文化(Kitsch Culture),反倒成為紐約藝術家Beth Katlman的考古現場。她將物品與社會的關係放入創作當中,以輕鬆、高雅的洛可可風格,將原本被視為廉價的物品賦予新生,精英與大眾文化疆界消彌,符號意義的扭轉也悄然運行。

從遠處凝視Beth Katleman大型裝置藝術作品《Folly(荒愚)》(2011),藝廊內整面擬仿過去法國上流社會蔚為風潮的鄉村風格(Toile de Jouy)壁紙,以綠松石色為底,潔白貞潔為圖騰花式,顯得高貴、典雅。觀者若因此被召喚駐足,便會發現這並非僅是貴氣的平面壁紙。牆上所有環繞的圖騰,為3D立體的瓷器裝飾器物,滿佈綺麗。若更細細端詳,你便會發現每個立體圖騰的細節中,偷渡著黑色幽默。

Beth Kalteman現居布魯克林,是街頭的考古學家,漫遊在紐約各個跳蚤市場。她常在跳蚤市場找尋不起眼的小飾品,尤其是那些1950年代時期嘎嘎作響的玩具、紀念品、小雕像、異國建築飾品、卡通人物與玩偶。她尋著當下商品文化丟棄的痕跡撿拾,重新以黏土鑄造這些物品的分身,將廉價、塑膠的無用飾品,以象徵貴氣與高雅的瓷器形式再現,成為華麗的上流精品。「我的創作大多在於探索消費與慾望的天性」,如她所說,她的作品先以精品名門的質地,將那些被丟棄的寶物賦予皇室、精緻般的外表,實則也像是一場華麗的儀式,既哀悼亦慶祝。48個小型地景懸於牆上,在滿覆草莓、花朵樹葉與蝴蝶的浪漫裝飾藝術中,透露著Beth獨特的荒謬與幽默:伴娘輕鬆地談天,無視將沒入水塘的嬰兒;聖心教堂與不成比例的巨大蝸牛;在危險懸崖邊的嬰兒們…。裝置上超現實的對比與解構,讓這些被遺棄的「寶物」不再獨自擁抱哀傷氛圍,集體以華麗精緻的姿態慶祝重生,好似嘲弄著當下消費文化的敗物、愚昧與荒唐。

Blue Plate Special (detail)
Promised Land

許多藝術家如漫遊者般遊蕩於紐約為人遺忘的角落,從社會底層挖掘故事,尋找下一個顛覆傳統的想法與靈光。如Beth Kaltleman感受,紐約客非常具有野心,尋訪新思潮的灌注,「在此,創意的力量是具有傳染性的」,無論身分地位。漫遊者身無分文,也因如此,在每個紐約客心中,他們是紐約的無名英雄。

原文刊於cacao Vol.03《紐約/無極限》
  • Via: Text:Bruce Chao Photo providers:Beth Katlman
  • Tags: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