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C Taipei, TW
2020-06-01

江仙亘專欄|紐約?「丟臉的話,就這麼一次吧!」|cacao 可口雜誌

其實說到要怎麼進入模特兒這行,有些模特兒出身嚴謹的訓練學校或者評選比賽,但我相信有很多模特兒都是歪打正著,小時候都被大家嫌棄,不是多數人所認同的美,也許曾經被嘲笑、自卑,壓根不知道自己有這份才能,走在路上被發掘或者在網路上被相中。

從90年極具代表性的那一輩到今天模特兒產業也變化很大,早期的模特兒都經過很嚴格的訓練,身材差不多高、差不多三圍,一排走出來就是一個經典。到如今每個品牌都在找個性、獨特性、話題性、影響力,不再侷限於一個樣子走出來的模特兒。雖然是打開了更多的可能,也使競爭更大或者不可變因素變多。

實際層面來看,賺到的錢也越來越不容易,以一個算是行程最滿的模特兒來舉例子,十年前一季時裝週下來可以做到五、六十場秀,現在最厲害也不會超過五十場,沒有哪一個模特兒稱得起「Super Model」。新面孔的汰換率太高,我有聽過經紀人提過類似故事,上一季是所有開場的模特兒,下一季大家對他的名字已經不復記憶,甚至有些網路商城開始以假人代替真人。不只這產業,我們都知道每天都轉得比昨天快。對於時間、空間,我們都需要休息。

photo by Le Bon Marche 24 Sévres
拍攝的品牌形象看板在巴黎 Le Bon Marche百貨

大學時期認識一些在台北實踐大學服裝設計系的朋友,他們時常需要一些個子有點高的人展示他們的作品,我大概是那時候開始接觸時裝,多少有一些很淺的經驗。朋友們鼓催我直接飛到紐約去各家經紀公司去敲門,或者搞不好走在路上就有人挖掘!(我還真的聽進去了)

其實去紐約這個想法,是某天在書店碰巧看到可口雜誌第三期《紐約/無極限》,好奇、嚮往、害怕,大概是這些念頭讓我說服我爸媽,我告訴他們即便我被搶劫坐在垃圾桶旁邊哭,我也要哭過那麼一次。從小我的個性就是比較害羞、順服、自律,自認沒有什麼創造力或覺得自己哪裡獨特,反正一直都被人嘲笑黑皮膚、小眼睛,我還記得男生會笑我午睡起來臉都漲紅很像關公。

可能那是我人生第一次願意「冒險」。當時我二十三歲,大學畢業。

我和爸媽說,要是沒有結果,我回來就會去找別的工作,沒有認真想要進入這行業,可能只是一個藉口讓我可以一個人去紐約。我帶著幫朋友在服裝設計系拍的照片,就這樣一間一間去敲門,走進去然後再走出來。每次進去都和自己說「丟臉的話,就這麼一次吧!」

但有一次我坐在地鐵靠近車廂門的位子,列車門關上的瞬間,有一張名片突然伸進來,他說「你應該要打電話給我們!」我連他的臉都來不及看,列車已經開走,手上只抓著這張名片,對我來說像是一個很大的鼓勵,「所以我還是看起來有個樣子的!機會不就在這嗎?」最後這間公司也沒下落。

旅遊簽證三個月即將到期,有兩間公司對我有興趣,但我不確定能不能靠著做模特兒在紐約生活,很猶豫、也徬徨,好像迷失了,我不知道我到底想不想做模特兒,還是只是我自己的驕傲不願看到失敗。不過也說好了,回去找別的工作。

大概是我回台灣的前兩個星期,某天我在紐約人潮最擠蘇活區迷路,找不到地鐵的入口回家,突然有兩個腳踏車手流著汗叫我一聲,我經過沒有理會,但我在同一條路來來回回好多次,還是找不到地鐵入口,當我再一次走回到他們面前,他們把我的路擋下來了,問我是不是模特兒,(噢!這問題還真尷尬)我要回答什麼呢?我坦誠我正在嘗試要進入這產業,他們只給我某人的名字、公司名字、一支電話,告訴我這是他們的朋友也許可以幫我。

「你確定我能做這行?!」

「呃… 對啊對啊…我覺得…你可以。」

回到家,我搜尋這間公司的網站,原來他是一位經紀人,專門連結模特兒和各地經紀公司,在中間抽佣金。我又把他的註冊商標丟到美國政府網站去,確認這是否有這間公司,還真的有!想說打通電話也不會有什麼危險吧,和他約了隔天見面,我也先把我那些帶去面試的照片寄給他。

隔天見面,他第一句話就說,「我很開心今天和你見面,你給我的那些照片妝容過重,我看不見你的臉,我本來不打算見你的,但我願意相信我的朋友。現在,可以把你寄給我的照片全部收到收屜,再也不要拿給任何人看,人看到這些不會想要理你的。」後來,我就和他簽了約,到如今他還是我的經紀人。和他簽約時,我突然問他「你確定我能做這行?!」「呃…對啊對啊…我覺得…你可以。」

仙仙與經紀人John Paul

回台灣前,他帶著我去一些經紀公司面試,我記得我們去了全球最大的IMG經紀公司,坐在一排女孩裡面,我低頭想事情,他腳踢過來,小小聲對我說「自信點。」一趟走下來,我沒有簽到任何公司,就回台灣了。

我當初真的不知道這個門我踩進了半腳,是不是要全身走進去。只相信一位見過兩次面的美國人?自從八月回到台灣,沒有什麼消息,我不知道我該要等待還是主動喊停。靜止的等待,動彈不得的無力,他真的會幫我安排接下來的一切嗎?我應該要現在就抽身和他說停止嗎?「你便知道我是耶和華;等候我的必不致羞愧」,剩下僅有那麼一點的力氣,趴在這句話上。

直到十二月,收到他的郵件 —「嘿,你最近好嗎?我幫你安排好明年一月去香港待三個月。」半信半疑的勇氣決定放開門把,憑著嫩苗一般大小的信心,小步小步的往前,到今天能稍微養活自己,坐在巴黎二區,五樓的公寓裡把這些經歷打滴打滴,重返起初。


關於專欄作者:江仙亘

2013年夏天在紐約蘇活區被路人介紹,一步踏進時裝模特兒的旅程,到今天。大學時期開始覺得自己是很特別的一個人,潛意識(更精確來說應該是有意識的)營造出想讓世界也覺得自己是一個特別的人,這些因著工作經驗旅行的日子下來,許多衝擊及自我懷疑、自我否認開始漸漸明白,其實不必要刻意營造一個形象的自己,漸漸地放鬆、心也更自由,卻遇見從未想過那個「很特別的自己」。

延伸閱讀:時裝週的誠實:謝謝你沒有假裝逞強的樣子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