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C Taipei, TW
2020-10-28

江仙亘專欄(7)|米蘭時裝週台上:最終買到的不是商品本身,而是人們想像出來的那個空缺|cacao 可口雜誌

當我剛剛開始接觸時裝這個產業時,一位朋友送我某品牌的洋裝,因為這朋友的關係,我開始關注這品牌的設計師。有時候在線上看新一季的時裝秀,都會想哪一天有沒有機會可以親自和他的團隊一起工作?

謝謝你來,我們很快再見面

每逢二月和九月是時裝週的季節。簽到米蘭公司的隔年二月,公司安排我參加米蘭時裝週的行程。抵達米蘭的下午,手上已經拿著七八個面試行程。其中,只有一個設計師讓我感到興奮——Damir Doma。他,就是當初朋友送我那件洋裝的設計師。

還在一陣驚訝中無法平復,發現自己身上甚至穿著 Damir Doma 的外套,總覺得穿著設計師的衣服去面試有點尷尬,但一路面試緊湊也來不及換衣服。終於在接近傍晚來到 Damir Doma 工作室的地址,跟著牆上貼的指標往內院走、穿過庭園、接著上樓梯、再上一層,就是這了。推開門裡面沒有大排長龍等面試的模特,立刻把外套脫下藏在包包底下。「嗨!等你準備好了就可以過來」。我拿著作品集上前、來回走了一趟。「你的作品集很漂亮,謝謝你來,我們很快再見面。」Damir Doma 看著我。不管這句話是不是對所有來面試的人說,我已經很滿足了。

Dami Doma AW2017 Milan Fashion Week

就像是每一段成長勢必要割捨與放下的

過幾天,當我在外面的餐廳時,經紀人打電話來通知我確定要做 Damir Doma 的秀,我興奮到在街上大叫,「真的嗎?真的嗎?」我問了好幾次。不論曾經跑了其他多少大品牌的面試,唯一讓我掛心的只有這個了。試裝的那天,是我第二次見到 Damir Doma,這次終於按耐不住心裡想說的話,主動開口問 Damir Doma 能不能借我一分鐘講句話,他反而開口問我——「那你以後想做什麼?」

「我不知道!但我想謝謝你在時裝界投入的一切。」

當那天秀結束之後, Damir Doma 回到後台,許多人都上前去和他擁抱與道謝。但我卻沒有特意想再對他說什麼,「原來這就是完成的感覺」,反倒沒有期待中的滿足或成就感。他看見我站在一旁,走過來對我說「你很貼心(You are sweet.)」。回頭想想,其實不是我真的特別愛好他的設計,而是當初送我洋裝的朋友,是一位對我有深刻影響的人,他也是其中一位看著我這路跌撞走來的人,因此我特別紀念有關於我們之間的事物,又或者心中的驕傲,想對他證明自己幾分成熟又有幾分能力;好笑的是,一但有這樣的心態,也就證明自己尚未成熟的真面貌了。而那件洋裝我已經再轉送人,就像是每一段成長勢必要割捨與放下的。

人物肖像日記
人物肖像日記|當初送我Damir Doma洋裝的朋友

今晚的秀是一場舞會!我必須要跳舞而不是走秀!

在另外一場Sansovino 6 的時裝秀,是在一間老舊的社交交誼廳。這地方像是平常當地居民交友、聯誼的場所,在牆上掛著許多夜總會的照片。走到聲控台的後面,發現在一個角落貼著一張嬰兒的照片,我猜想是不是音控大叔的小孩?當他夜晚為台前的人們掌控音樂,卻又無法陪伴小孩,因此貼了一張照片在屬於自己的角落,痕跡背後的故事總是給我無限的遐想。

通常在後台都會準備外匯點心讓工作人員補充體力,今天沒有外匯而是一位義大利媽媽煮了一大鍋義大利麵給我們,當手裡接到這一大盤麵,從嘴巴到肚子,充滿義大利媽媽的粗糙闊氣的溫暖。漸漸接近秀開始的時間,我這時才知道今晚的秀是一場舞會!我必須要跳舞而不是走秀!這對我來說是極大的挑戰,因為以前大家總是笑我四肢不協調。

Sansovino 6 時裝秀上

其實時裝設計本是如此,只是我們刻意拉開距離,為了創造更多商品的價值

當音樂一下,台前駐唱樂團開唱,一位舞者隨機從各處拉模特兒到舞池中心轉幾圈,再換下一位模特,心裡緊張不知何時輪到自己,突然舞者就拉我的手上場了。莫名的是,一到場中央心情忽然變得輕鬆,我也不知道自己在跳什麼,只知道我不停地笑。一轉眼我又被帶下場,就這樣一整晚的音樂,一整晚的舞會。有那麼一瞬間,我抬頭看到二樓,發現當我們在舞池辦時裝秀的同時,樓上交誼廳還是有些老人在那下棋、打牌,他們的社交生活依舊如同平常日子,還有那位義大利媽媽繼續招呼其他人,小小的交誼廳同時交叉進行這麼多段故事。

Sansovino 6 的時裝秀後台照
Sansovino 6 品牌設計師Edward Buchanan與他的母親

離開會場前,我在廁所遇見設計師的媽媽,她對我說「沒想到你跳得不錯喔!原本以為你很害羞的。」

「是啊!我是很害羞,叫我再重新來一遍我也不一定願意⋯⋯」我心裡想著,但聽到她的鼓勵,儼然是個肯定,翻轉了我對自己跳舞的印象。到如今,沒有任何一場秀讓我感覺到時裝與人的生活如此自然親近,沒有伸展台、沒有座位限制,其實時裝設計本是如此,只是我們刻意拉開距離,為了創造更多商品的價值,最終買到的不是商品本身,而是人們想像出來的那個空缺。


關於專欄作者:江仙亘

2013年夏天在紐約蘇活區被路人介紹,一步踏進時裝模特兒的旅程,到今天。大學時期開始覺得自己是很特別的一個人,潛意識(更精確來說應該是有意識的)營造出想讓世界也覺得自己是一個特別的人,這些因著工作經驗旅行的日子下來,許多衝擊及自我懷疑、自我否認開始漸漸明白,其實不必要刻意營造一個形象的自己,漸漸地放鬆、心也更自由,卻遇見從未想過那個「很特別的自己」。

延伸閱讀:江仙亘專欄(6)|陌生人與巧合?13號星期五後的巴黎恐怖攻擊。在米蘭等待雨停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