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C Taipei, TW
2021-01-26

江仙亘專欄(9)|是吧?一個盼望/土耳其:生存和蛻變的關鍵就是迎接重生|cacao 可口雜誌

「我聽見從天上有聲音,好像眾水的聲音和大雷的聲音,並且我所聽見的好像彈琴所彈的聲音⋯⋯」

這下有趣了,在疫情與政治雙敏感時期,一個去土耳其的邀約。

有天我隨意在Instagram上「喜歡」一張照片,沒想到立刻收到這位攝影師的私訊——「嗨!你好,想和妳合作,請問我們如何聯絡?」我對這類的詢問,總是以請跟經紀人作郵件詢問作為回覆,請他們去談工作細節,但之後再也沒聽到這些人的消息,也正好過濾掉不必要的邀約。

隔天,我收到經紀人的信,問我願不願意去土耳其接一個拍攝工作,而來信的人就是這位攝影師Kadir Karademir。這下有趣了,在疫情與政治雙敏感時期,一個去土耳其的邀約。幾乎所有的人聽到我要去土耳其都蠻擔心的,有人顧慮旅遊染疫的風險;或有人憂心法國和土耳其正處在政治尖銳的刀鋒上,甚至連家人也再三勸說我推掉這份工作,即使心裡還是也些許的緊張,但心裡仍嚮往這次新的嘗試。

第一天集合的清晨

我們之間的溝通可能不僅只是言語?

抵達伊斯坦堡機場,迎接我的是一位定居在南非的導遊,因為疫情的關係他已經延遲回家七個月。當晚,我們又搭了國內班機到達另外一個城市,與攝影師還有整個團隊會合。我才發現攝影師不擅用英文表達自己,而這位導遊也正好成為我們之間溝通的翻譯。歸納工作的經驗至今,絕大多數,拍攝流暢與作品的方向很多時候,都是建立在攝影師與模特兒之間的溝通和默契,兩人之間的了解與配搭可以使團隊的工作效率加成或延緩。不過,當下心理預備也許這次遇上一位攝影師我們之間的溝通可能不僅只是言語?

隔天六點,旅館大廳集合,當髮妝師幫我梳化時,我收到朋友媽媽簡訊通知她的女兒(我的朋友)當天凌晨因為腦癌過世的消息。完全壓不住淚水溢出的反應,大夥發現我有異狀上前了解發生什麼事,我忍住情緒沒讓眼淚掉下來,不小心還會花了妝。和他們解釋原因後,客戶滿有同理心,問我需不需要一個人靜一靜,他們晚點再回來繼續,但我也想爭取陽光拍照的時間,就跟上團隊直接出發前往拍攝的地點。

在梳化時太陽升起的光線

生存和蛻變的關鍵就是迎接重生。

直直盯著沿路的山景和廣大一片的樹林,只是想把握行車的時間,讓自己恢復平衡可以盡心的專注在拍攝。突然在我耳邊好像聽見那位朋友的聲音,一個很喜悅、很細的聲音——「我不是死的!我現在就和你在一起!」我當然知道她確實已經不在世界上了,但我也知道她依舊活著,甚至比她活在地上的時候更真實,不是在巴黎的醫院,而是在我能觸及更近的地方——當下,此刻。

接近傍晚,最後的場景,客戶物準備一段詞讓我演繹並且他們要拍攝一段影片。當中有句⋯⋯

“We have no other way than demanding or working for a better change, it will be the key to survive and evolve for the rebirth coming.”

(我們沒有其他的方式堅決定義尋求更好的改變,生存和蛻變的關鍵就是迎接重生。)

我讀迎接重生的橄欖樹下

「卡!」當大家停機,四處收拾器材結束一天,我漸漸回神過來,再唸一次的那句「迎接重生」。我不確定我感覺到的是什麼,在這片橄欖樹林下、湛藍的天空,也沒有再聽見任何人在我耳邊說話的聲音。

如果要慶祝迎接重生,也許唯一的方法就是先接受死亡的隔絕。

晚上回到旅館,雖然已經很累,似乎是要昏睡過去,我還是和朋友的媽媽通了視訊電話,一看見她才讓情緒流出來,她媽媽說,我的朋友知道我今年沒辦法回台灣過聖誕節,邀請我去她們家一起團聚就像是和家人團聚一樣,她一直都在計劃聖誕節的派對,時不時都和她媽媽討論要如何安排一切。雖然身體有很多病痛,但她總是惦記身旁的人。我又突然想起明天還要拍照不能毫無限制的哭,若是眼睛腫起來了怎麼辦?她明白我在工作,就只是簡短地聊,隔天還是要早起。

第二天拍攝地點,與工作團隊的工作花絮

我知道這篇專欄是在十二月上線,也是聖誕節的季節。今年起起伏伏,到今天你有什麼打算?聖誕節有什麼安排嗎?我不知道你今年是不是也失去了什麼,或者等到了盼望已久的事發生?慶祝吧,我想這是我的計畫。我感到自己相當破碎,但也因為願意被破碎,從那一宿的哭泣,開始唱新歌。開始為那位朋友跑完這一場賽跑的喜悅歌新唱。死人復活之奇蹟似乎在哪聽過?如果沒有死亡哪來的重生,如果要慶祝迎接重生,也許唯一的方法就是先接受死亡的隔絕。聖誕節最初的意義是紀念耶穌基督誕生,但為著死亡他才來到這世界上。是吧?一個盼望,我親愛的朋友如今復活在基督裡。


關於專欄作者:江仙亘

2013年夏天在紐約蘇活區被路人介紹,一步踏進時裝模特兒的旅程,到今天。大學時期開始覺得自己是很特別的一個人,潛意識(更精確來說應該是有意識的)營造出想讓世界也覺得自己是一個特別的人,這些因著工作經驗旅行的日子下來,許多衝擊及自我懷疑、自我否認開始漸漸明白,其實不必要刻意營造一個形象的自己,漸漸地放鬆、心也更自由,卻遇見從未想過那個「很特別的自己」。

延伸閱讀:江仙亘專欄(8)|害怕被遺忘/不再去想成為他人心中那個特殊的存在,單純將自己當下誠實地表達出來

Related articles

簡瑋婷專欄(2)|讀張愛玲《金鎖記》,了然茶道是對自己的檢視和修行,放下倉促就能不亂於心|cacao 可口雜誌

這世上還有無數粉團臉、角瓜臉、環肥燕瘦的曹七巧,「三十年前的故事還沒完——完不了。」 《金鎖記》被傅雷評價為「文壇最美的收穫」,是 […]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