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C Taipei, TW
2020-10-25

王依亭專欄(2)|生活的質感,家庭的融合與分享,從餐桌上開始|cacao 可口雜誌

因緣際會,一位友人辭掉工作將心力放在學習哲學諮詢,一開始我搞不太清楚那是什麼東西,不過這位友人本身就很愛問問題,甚至到了偶爾會造成別人困擾的地步(對我來說在台灣瘋狂問問題的人,都相當值得被尊敬的),後來想說就跟他去法國上上課吧!反正一週的訓練課程包吃住其實並沒有很貴,比機票還便宜,就選了通舖的選項,試試看放掉物質生活,把自己身體與心靈都還給自己,到那邊才發現事情沒有那麼簡單,課程講師甚至會營造一個情境,讓你不得不在眾人面前面對自己的逃避事物,原來,要把自己還給最原始的自己,一點都不舒服,這層社會皮實在之厚。

前往法國哲學叢林課程,從穿越這座勇氣森林開始

這座小花園,中間豎立著一個奇怪的拱門,旁邊兩條線懸著,時而空著夾著夾子,時而晾上來自世界各地訪客使用過的床單。法國人與別人最不同之處,在於另類的分享:與你分享家庭空間、生活、嗜好,最重要的是腦子裡與心靈內的交流,而不僅僅在於餐桌上食物的分享。

的確,法國人說話並不大聲,可能是語言構造的關係,窸窸窣窣、窸窸窣窣地,就可以有效交流,與西班牙人大聲小聲比起來,喉嚨來得省事的多。也可能是用字精準、表情動作相對其他國家而言來的稍微收斂,他們使用許多反諷、幽默的方式對話,英文Irony這個字眼應該就是從法國來的吧?美式幽默還是略顯膚淺,喜愛在人的外表或者傷口上灑鹽,相較之下法式幽默就比較喜歡以幽自己一默的方式呈現,詼諧的方式帶出這社會的共同價值觀,例如:「突然某天早上起床照鏡子,叫了一聲自己媽媽,才發現叫錯人了。」這種略有誇張、相對比較的風格,讓觀眾與喜劇演員都輕鬆。

為何法國人追求的是聰明,中國人追求的是錢,俄羅斯人追求的是家庭與愛?

這幾年來到法國人的家庭作客,常常覺得東西擺設很多,往往都是藝術風格為主的陳列,可能是幾百年前的古物,也可以簡單到日本市場的摺紙,一個餐盤杯子往往可以用個好幾十年,很少看到昂貴的物質商品,書籍很多都是共同的特點,精神物質對他們來說往往比物質來得重要多。木頭老房子嘎嘎作響,晚上上個廁所可能大家都有了不沖馬桶的默契,因為只要一拉馬桶沖水閥,整間屋子的人或許都會被嘩啦啦的水管聲叫醒。法國人的家往往都有客房,可能一次就好幾間,他們接待客人似乎習以為常,把客人帶到自己的家裡,融入家庭生活就是最好的休息與款待。

餐前酒與小點、前菜、主菜、起司、甜點、咖啡,這幾道已經是簡化版本的法式餐點順序。百年前的吃飯禮儀更是繁雜,現在已經簡化許多,印象中去過許多法國人的家中,一定可以找到一本關於法式料理的厚厚一本食譜,一定特別厚、特別老、特別大本的精裝版,就像是傳家之寶的概念,生活的質感,家庭的融合與分享,從餐桌上開始。

中國人追求的金錢觀念,或多或老來自於窮怕了的不安全感,以及需要給鄰居、給外人交代的生命炫耀成績單,「孩子結婚了嗎?」、「孩子生小孩了嗎?」、「生男生還是女生?」、「年紀幾歲?」、「薪水多少?」、「有房有車?」這些很膚淺的問題是我們中國文化裡世世代代逃不出的魔爪,而越來越多人開始思考生命真正的意義與價值在何處。真正的幸福應該不會這麼簡單就消失,要絕對永和存在才是,例如思考。哲學諮詢營大師奧斯卡說:「思考的能力與產物,誰都帶不走」,我非常認同。一個懂的思考的人擁有自在詼諧的處世態度與能力,真正讓自己滿意的從來都不是相對的物質生活,而是絕對的精神生活。想想看,當問題發生的時候,你是否願意選擇單純回答問題,還是你會多少逃避,當個維持表面和平的和事佬?或者是永遠無法為自己做決定,把責任丟給別人的懶惰鬼?

關於俄羅斯人,我琢磨的其實也不多,第一次接觸一位俄羅斯女生朋友,當年他23歲,她不斷地強調自己多老尚未結婚一事,家人似乎已經到了唾棄她的程度,三年後她結婚了,感覺非常開心。另外一位21歲的同班同學,男性,在開學第一天就宣布上週結婚的消息,我們既驚訝又…還是驚訝。通常我們不會這麼早想要把一切都確定吧?記得我畢業時,當年大約26歲,我被他的老婆說了一句:「不懂妳現在為何還不結婚?」家庭感對俄羅斯人來說,絕對是重要的!奧斯卡說俄羅斯人的生活當中只有家人朋友與外人兩種族群的分別,我可以想像那種革命情感的界定,不是沒有真心,只是想把感情花在革命情感,或者自己很喜歡的朋友親人身上。戰鬥民族,我們常常這麼說他們,俄羅斯的女生也特別酷,這的確也有許多事實可以證明,不過在她們堅強的外表下,我相信對外有多堅強對內就有多熱情。

奧斯卡相當喜歡莊子,他常常說中國文化背景的人不見得懂莊子,可能就聽了幾個寓言故事,張冠李戴,似懂非懂,就理所當然地擁有了這個文化,知道與實踐是兩碼子的事,尤其莊子本來就不是我們文化下所景仰的產物,而是被迫害、被壓抑的。方方正正、中規中矩打張安全牌,與歪七扭八、天馬行空的人生觀,可能大部分人會選擇前者,道德禮數做足了就盡了人事,可你有將它完全反過來顛覆思考過嗎?倘若不尊師重道、倘若有勇氣推翻老師不見得是正確得、倘若對於父母不完全順從,而是多聽一些自己生命中的聲音,人生是不是有可能會完全不同呢?

課程中我們探討一個問題,有位台灣同學問到:「我如何知道我是否走在人生正確的道路上?」哲學問答過程中,我們會先從問題上是否有誤確認起,是否有不符合邏輯的地方?抑或者從對方的提問內容中,我們已經可以大膽架設對方的性格。我的推測:他活在別人的眼中,過度在意別人的眼光。用別人的認同確定自已存在的意義。

何謂正確?我問我自己。正確,真的有如此重要嗎?許多人沒有辦法直接回答

我們害怕不確定的人生,我們渴望得到別人的肯定,這樣生活其實就簡單得多,因為少了自己思考作出決定後的承擔。這樣說起來或許嚴格,不過仔細想想,在問答的過程當中有多少人是閃避問題的?

例如:「你喜歡喝咖啡嗎?」看狀況,如果是夏天,我喜歡喝冰涼單杯,如果是冬天,我就不愛喝....

你身旁是否有那種角色,總是把許多狀況劇都演練一遍,到後來什麼劇情都成立,但是似乎你一開始的疑問也沒有得到解答?我曾經也是這樣的人,抱持著分享的心情想要把所有情況劇都演練一遍,不過聊久了,個人特色不那麼鮮明了,自己也開始對自己說點言詞影響力產生疑問。


關於作者:王依亭

在紛紛擾擾得食安風暴啟發下,深杯子創辦人王依亭於取得歐盟伊拉斯穆斯獎學金學習葡萄酒與橄欖油專業的留歐期間,產生了想要改變台灣生態的信念。遊歷、工作於法國、西班牙、義大利等國,王依亭看到了歐洲人對於環境友善、尊重人性的一面,2014年回台,隨即成立品牌「深杯子La Copa Oscura」美好生活實驗室,自許成為一個富有使命感的平台,可以介紹眾多美好的歐洲小農事物給台灣,為消費者與原產地建立一座橋樑,同時也希望這些商品可以帶給社會與人們正向美好的改變。

延伸閱讀:王依亭專欄(1)|學習葡萄酒,穿越奧斯卡的哲學叢林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