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C Taipei, TW
2021-06-19

王依亭專欄(1)|學習葡萄酒,穿越奧斯卡的哲學叢林|cacao 可口雜誌

學習葡萄酒,認同葡萄酒的世界裡本來就充滿哲學,連同我的品牌名稱「深杯子La Copa Oscura」也源自探討杯底的真實樣貌,人生不就就如此?倘若我們可以不斷追問,其實也就是最真實的面對自己。2011年拿到歐盟獎學金,決定要前往法國、西班牙、義大利一探究竟葡萄酒的世界,其實我從小就很想出國,一直不接受眼前的世界就是我的全世界,身旁很多朋友常會把無法出國的事情歸咎於時間與費用,但這就是我們以逃避之姿,面對自己的夢想最常出現的狀態:給自己一個看似合理的解釋,然後與自己妥協,可是心中卻依然抱持著一絲的不甘願,希望哪一天會有奇蹟發生。不會的,只要念頭不轉,那一天就不會到來。

還記得出國前收到一句「出去就不要再回來了」。到現在我依舊記得清清楚楚,不過或許我已經是唯一會記得這句話的人了。不能妥協自己的人生,因為到最後沒有人會記得誰到底說過什麼,也沒有人需要去負責別人的妥協與決定。

四年的留學過程,不長也不短,這些年穿越了西歐與南歐的人文與時空,也改變了我一生的決定——自己進口葡萄酒、橄欖油等歐洲食材。讓我當時在酒莊實習的老闆,成為我第一位也是最後一位老闆。於是我出了書、也成了葡萄酒講師、創了業,我不喜歡說自己是賣酒的,比較喜歡把自己定位在企業家的狀態,或許這樣可以讓自己懂的照顧更多的人,從業務的視野提升到經理人或者老闆的視野。

我喜歡錢嗎?許多人問。我總會回答,如果我要賺很多錢,葡萄酒這個行業應該就不會是我選擇的了,這是一門喝的藝術,需要長時間的分享與教育,外加上我喜歡的東西不見得在主流市場有優勢,堅持讓這條路更辛苦坎坷,但卻更漂亮值得。

學習,一直是我覺得人生最美麗的狀態

以前總覺得20歲是人生最美麗的時代,不想要長大,過了25歲更是害怕,坊間說的女性過了25歲,體力就會開始下降之類的恐嚇話語,男性從來都沒有分擔過,不過當自己過了30之後,再也不想被恐嚇了。一直以來都有運動的習慣,身體還是很好,只要有充分的休息其實累歸累,恢復的都很快。30-40歲的女生,除了美麗外還多了智慧與溫柔,談吐間多了一份自信,與人交流間也多了尊重的空間,更股堅定的溫柔。之後,我開始觀察各個年齡層間的女性,我發現一個共同點:身為人,雖然渴望被肯定,不過給自己空間成為自己想要成為的樣子依舊是最重要的,拒絕被傳統社會的想法桎梏,而透過不斷學習,似乎都成為我們最直接的養分,轉化出我們最真實的樣貌,就算是90歲的太太,也能散發出不可思議的美麗光芒。

真實不好嗎?講到真實,我們到底有多真實?

不是身上穿的、臉上塗的,或者鼻子與胸部有多高,而是打從內在能不能帶給別人你是誰的感受。如果連自己都不認同自己的存在,或者遷就過一天算一天,這樣不能算面對真實的自己,或者更不用說喜歡真實的自己。每一天起床,應該要覺得眼前一片光明、充滿動力,無論勞累與否,至少自己內心深處有個聲音是知道自己喜不喜歡現況的。我自己認為,人到底還是要最真實的面對自己,與面對真實的自己。很多時候,人都在逃避,逃避的不僅是自己的樣貌,連內在的「樣貌」都在逃避,我們虛擬答案,我們想要掌控回答權,無法誠實面對別人的提問,下次仔細觀察自己是否有答非所問的狀態吧!很好玩的。

在歐洲,哲學一直是從小最重要的教育之一,在亞洲,哲學與我們的關係頂多就從儒家思想開始,不過矛盾的是,哲學教人如何思考,儒家思想卻教人如何從遵從中追求美德,這是一種變相的停止思考,孝順孝順,孝者為順,也難怪我們那麼容易在乎別人的眼光,因為很多狀態都需要做給別人看的,需要符合傳統的美德觀感,我找了半天在英文中也很難找到完全一樣的詞彙,果然,這還是比較屬於大中華文化的範疇。

你覺得你是會享受思考的人嗎?

當我開始多少接觸哲學諮商時,我開始發覺身旁人的盲點與反覆的通病。有些東西是不被允許探討的,例如傳統女性苦命論,或者為何不能肉麻當有趣?為何中國人如此怕死?吃虧就一定是佔便宜嗎?為什麼一定吃苦就要當吃補?雖然上述的例子不見得很到位,但我想表達的是:為何有些議題是禁忌?為何有些話題就算無傷大雅,不過人們聽了就會不不高興?蘇格拉底透過不斷的詢問,從答案中繼續找尋問題詢問,這樣也惹毛了一批詭辯家將他逼上自殺一路,由此可見,文字當然是殺手,不過自己的面子問題,竟然也可能讓自己成為殺手,殺了人而不自知,這就是禁忌話題存在的恐怖平衡。

喜歡想東想西,這的確讓父母不是很放心,不過曾在台灣盡力做個乖寶寶的我,發現了其實乖寶寶最終是可以用演的,最終就會成為最壞的乖寶寶,不過我倒覺得壞的乖寶寶挺吃香的,在台灣,最終很辛苦的都是那些最聽話的好學生。


關於作者:王依亭

在紛紛擾擾得食安風暴啟發下,深杯子創辦人王依亭於取得歐盟伊拉斯穆斯獎學金學習葡萄酒與橄欖油專業的留歐期間,產生了想要改變台灣生態的信念。遊歷、工作於法國、西班牙、義大利等國,王依亭看到了歐洲人對於環境友善、尊重人性的一面,2014年回台,隨即成立品牌「深杯子La Copa Oscura」美好生活實驗室,自許成為一個富有使命感的平台,可以介紹眾多美好的歐洲小農事物給台灣,為消費者與原產地建立一座橋樑,同時也希望這些商品可以帶給社會與人們正向美好的改變。

Related articles

新增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