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仙亘專欄(5)|啟蒙,轉折:不是表演而是對話|cacao 可口雜誌

夏天是歐洲人放假到處旅遊的季節。在巴黎,很多商店和餐廳也都會休假,除了觀光旅遊景點,整個城市顯得有點空蕩。我反而喜歡待在巴黎,不計畫去哪旅行,停留在這空白。

三十,是一個微妙的分水嶺

不久前,剛過了我三十歲的生日。數字本身是一個抽象的概念,有時候它可以具象的幫助我們了解事物的發展;有時候反而成為我們對於事物的看見的障礙或者狹隘的偏見。對我來說,當數字具體的顯示「我在地球上過了多少時間」,其實並沒有說明太多事情,除了大概可作為身體機能的敗壞的程度,並不代表一個人成熟與否或者生命進程到哪個階段。但這的確給是一個機會讓我往後、往前看,三十,是一個微妙的分水嶺。

香港之後,我去了馬來西亞首都吉隆坡和新加坡。時裝產業在這兩個城市的發展規模不大,當我待在吉隆坡時,幾乎都不用去面試,甚至我所合作的經紀公司同時也是時裝秀的主辦單位,他們安排所有模特兒的工作。在吉隆坡待了三個月,我到達的時候模特兒公寓只有另外一位女孩,我也不敢隨意出門,因為很多人都提醒我在吉隆坡要注意安全,特別是女孩,晚上最好不要落單。幾乎所有的時間我都待在公寓裡,閒暇的發荒,就在自己的作品裡找靈感畫畫,只是想發洩被壓抑或者受限制的心情。

在悶得發荒的模特兒公寓中,在自己拍攝的照片旁邊畫畫

我開始放慢自己的動作,開始學習與相機對話而不是對著相機表演

雖然在吉隆坡時間很短,但在那裡我遇見啟蒙我拍照的一個攝影團隊——一位攝影師和另一位雜誌編輯。第一次見到他們時,印象中我有點遲到,一見到雜誌編輯他立刻請化妝師開始、接著換衣服,整個團隊話說的都不多。

當我換好衣服時,攝影師看了我一眼就走到相機前,「你等一下就這樣站著,不要動。」他明明白白地教我每一套怎麼擺姿勢,說話的口氣有點嚴肅。「好了!你坐在那就行了!很美了!不要動!」這和我過去在香港的拍攝經驗差別很大,在香港時攝影師總是喜歡我不停的換姿勢、換表情,但這位攝影師幾乎對我的要求都是靜止不動,他一個口令我一個動作,直到結束。第二次見到他們時,雜誌編輯給我看一組照片,我驚呼真是漂亮,問他這是誰?Monica說「你啊!」我簡直不敢相信,那是我在相機前面的樣子,一個從來沒有看過的自己。

人物肖像日記裡的雜誌編輯Monica
《nuyou》 馬來西亞雜誌。 2014年七月號拍攝

第二次拍照Chin Too依然口氣嚴肅,他按快門的次數不多,嚴謹且緩慢,他指導我每一張照片要怎麼拍,和他工作時我真的神經緊繃,心生敬畏。直到有一次我們工作到半夜,結束時他載我回家,路上他突然對我講話的口氣變得很溫和,「其實拍照不用很多姿勢,最重要是眼神。你不錯啦,我們應該還會再拍幾次。」

從那次後,我開始放慢自己的動作,開始學習與相機對話而不是對著相機表演,與其說是相機,其實是自己。去感受衣服在身上的重量,觀察自己在不同的裝髮、造型之間變化的個性,心思變化之間,眼神與姿態似乎也自然的流露出詮釋。之後又回香港工作,有次機會再度和出道首次雜誌拍攝的那位攝影師合作,他竟然記得我第一次坦承得對他說我不會拍照,也覺得我進步很多。

這幾年待在巴黎,每當Monica來參加時裝週,我們私下約了見面,偶爾也會聊起這一段。直到現在那幾組和Chin Too、Monica拍的作品依舊是我最喜歡之一。一再一再遇見這些看著我長大的前輩,好像也不停地複習旅程道路的軌跡。

人物肖像日記裡的攝影師Chin Too
《nuyou》 馬來西亞雜誌。 2014年七月號拍攝

害怕犯錯並不會使我得到更多,只是把自己限制在一個很小的舒適圈

在吉隆坡的時裝週,也是一次很難忘的經驗,因為我的經紀公司就是時裝週的主辦單位,其中有一位資深的模特兒擔任秀導的工作。在時裝秀的前一晚有一場開幕活動,我在那場活動的表現讓她很失望,她向經紀公司提出取消我全部的時裝秀的演出,但經紀人決定保留我的機會,只是叫我去請教另一位資深的模特兒Deanna。

我在模特兒公寓裡哭了一整個晚上,雖然知道經紀人還是願意給我機會,只是我心中充滿害怕,害怕自己真的會弄砸了演出,再度使人失望。其他的女孩回來,進門一開燈、發現我哭得像什麼一樣也嚇壞了,我現在想不起來她們說了什麼,只記得最後被她們逗笑。隔天時裝秀開始,我告訴自己不要怕犯錯、即便使人失望,或者最後被取消所有的演出,也是學習的一部分。害怕犯錯並不會使我得到更多,只是把自己限制在一個很小的舒適圈。時裝秀結束後我回頭去找那位秀導,她說他看到我的進步也看見我的態度。

人物肖像日記裡,資深模特兒Deanna
吉隆坡時裝周雜誌封面

少了那些過程也許少了一些機會,去挖掘其他潛在的可能或者驚喜

前幾天在巴黎認識一位從台灣來駐村的畫家,他和我分享他一路職涯的故事,在年輕時他就達到許多畫家需要努力很久的高峰。他說那樣的經驗並不一定是「成功」,少了那些過程也許少了一些機會,去挖掘其他潛在的可能或者驚喜,直到現在他才開始對自己的一切產生懷疑。

現在想起這段經驗,很開心當時那位秀導,曾經一度想要取消我的資格。如果一切都順順利利,我不會與公寓裡的女孩們一起分享眼淚與笑聲,也不會有機會和另一位資深的模特兒有交集。也不會有機會問自己害怕與渴望的是什麼,甚至不會有機會寫這一篇故事。


關於專欄作者:江仙亘

2013年夏天在紐約蘇活區被路人介紹,一步踏進時裝模特兒的旅程,到今天。大學時期開始覺得自己是很特別的一個人,潛意識(更精確來說應該是有意識的)營造出想讓世界也覺得自己是一個特別的人,這些因著工作經驗旅行的日子下來,許多衝擊及自我懷疑、自我否認開始漸漸明白,其實不必要刻意營造一個形象的自己,漸漸地放鬆、心也更自由,卻遇見從未想過那個「很特別的自己」。

延伸閱讀:江仙亘專欄(4)|把自己的驕傲交出去當戰俘,學習「原諒」

作者與圖片提供:江仙亘